独具匠心刻划美好–探访木雕匠人李奎贤

走进临沂临港区坪上镇西铁牛庙村李奎贤的木雕工作室,香味四溢的崖柏木让人神清气爽,精致的木雕作品栩栩如生不禁让人惊叹。59岁的李奎贤正在专注雕刻他的新作品,随着他手上一起一落的木槌,不绝于耳的敲打声便响起来了。


“从小就喜欢画画,在生产队的时候就画山水画,当时就有很多人拿着纸张什么的找我画画,画完装裱之后挂在家里。”李奎贤说。

在李奎贤生活的那个年代,学习画画是很奢侈的事情,虽然从小没学过画画,但是一直不断的练习、钻研画画的技巧和手法,也让李奎贤画画的水平不断提高。直到24岁时,莒南文化局举办美术培训班,李奎贤才终于有机会向专业的老师们学习画画。在培训班时,他向马世治老师学习国画,向卢景春老师学习素描和速写,向董岳宝老师学习油画,在培训班学习的经历让李奎贤受益匪浅,也让他学习画画的兴致更加浓烈。

“走到哪,学到哪,只有不断学习,才能够精进自己的画画水平。”李奎贤说。26岁时,李奎贤在哈尔滨时又跟那里的老师学习了水彩画。


“艺术都是相通的,你对这种画法有感觉,学习另一种画法也会领悟的很快,在我心里所有的艺术都能相通,并且贯彻融合,有很多艺术家都不是只会画画,他或许还会雕塑、会设计甚至还会音乐、乐器,在我心里艺术都是一体的,不管是视觉的还是听觉的。”

李奎贤一直坚持画画多年,直到28岁。”想一直画画,但是那时候手抖的厉害,去医院也查不出什么毛病,说可能是心脏有问题。”28岁后,李奎贤开始做木器加工,在家具木器上雕刻一些花纹饰样,把美术功底融入到雕花上,一干就是二十多年。

2009年51岁的李奎贤开始专职做木雕。”因为热爱艺术,木雕也是一门艺术,虽然手抖对画画有影响,但做木雕还是可以的。”李奎贤多年的手工雕花经验,让他做起手工木雕来也是得心应手。


“木雕不同于绘画、泥塑等工艺,它更需要极高的美术功底,尤其雕刻人物、动物等,他们的形体比例、造型、动态、前后左右的比例关系等,都需要在心里打好底稿,手起刀落,失之毫厘差之千里,木雕雕刻错了是没办法更改的。”

李奎贤说:”木雕除了对木材的材质、硬度、成色有要求外,刻画用的器具包括锯、斧、木锤、平口刀、圆刀、三角刀等上百种之多也都有严格的要求,木槌最好用密度高、硬度高的沉水木。做木雕本身就是个细活,有很多的细节,很多的东西,要怎么样把它做好,怎么样把它做得漂亮、有灵性,是需要一步一步来,把心慢下来,静下来,才能完成的,所以做木雕更需要耐得住寂寞,经得起考验。”

7年间李奎贤大大小小的木雕作品做了三四百件,用时最长的一件作品长达半年,做的最大的一件作品高达一米八。”木雕不同于其他,除了对木材有讲究外,还要看木材的长势大小,有的木材很珍贵,或者是长势奇特的根部,更需要我们用艺术的眼光看待。一位成熟的木雕工匠,绝不仅限于’拼接’木料,他需要融绘画、设计、雕刻等多种技能于一身,完成从备料、设计、选材、拼接、打粗坯、整细坯等一系列复杂的工艺流程,看到材料的起初就要在心里画出一个大体的形态,才能做出满意的作品。”李奎贤说。


李奎贤的木雕作品除了常见的人物、风景、动物等精美形象雕刻,还有很多有场景有故事的木雕作品。作品《沂蒙旧事》刻画的是50~60年代小脚奶奶领着孙子去赶集的场景,孙子头上带着那个年代特有的虎头帽,脚上穿着虎头鞋,人物的形象非常具有时代特征。《金蟾戏金蝉》雕刻的更是栩栩如生,展现了炎炎夏日枝藤环绕金蟾戏金蝉的场景。《童年趣事》则彰显了孩童年幼茶余饭后与小狗戏耍的场景……

“《沂蒙旧事》是要创作一系列的,这只是第一个,从去年开始创作的,主要展现的是50~60年代人物的精神风貌,我经历过那个年代,对那个年代特别有感情,就想通过木雕的形式把我记忆里的那个年代的生活故事展现出来,让现代的人看看我们以前的生活面貌。”

如今,李奎贤的手工木雕作品越做越好,名气也越来越大,作品得到了同行的高度认可,很多人千里迢迢的找他为自己的木料进行加工创作。”做手工木雕的人越来越少了,很少有人静下心来跟我学习这门手艺,我做的每一件作品都倾注了自己的心血,现在手脚没以前利索了,就希望在有生之年,多做作品,多做一些精品。”李奎贤如是说。(李霞)

转载请注明:《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》